欢迎光临关东诗刊新论坛(http://fengniao.5d6d.net/)!
关东诗刊论坛欢迎您的光临,并期待留下您尊贵的足迹!

您没有登录。 请登录注册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向下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1 四 哥 于 周日 21 十月 - 23:52

今年春节又见到了四哥。再见到四哥,四哥显然苍老了许多,原先白皙的脸上现在黑红黑红的,眼颊间分明地刻上了道道皱纹,眉宇中也蕴藏着些许忧郁,不能不给人一种历经苍桑和磨难的感觉。
四哥,年长我两岁,那时在十里八村是个数一数二的帅小伙,特别引人注目。那年头部队在当地征兵,要想真的走上,是要走后门的。四哥明知道家里没有什么关系,也没有什么礼可送,可看人家都吵吵着去活动当兵,心里也就痒痒的很。爹是一直不同意我们当兵的,原因是,他在部队苦学苦练苦熬若干,结果还是以一个“大头兵”(爹的叫法)的名义转业到地方的。可四哥没有征求爹的意见,背着爹偷偷地去报名了。据说,领兵的一看到四哥,当时眼睛一亮,说只要体检合格,我们就要定你了。当然,体检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。四哥坚持要去,爹坚决不让去,就连领兵的来讲情,爹也没给面子。
四哥,就这样沿着祖辈、父辈走过的“顺垄沟找豆包”的路,依靠着满身力气,接着走下去了,这一走就走了许多年。
四哥的忠厚和仁义、勤劳和孝顺是出了名的。这一方面是秉承了祖传家风,另一方面也是自身的修炼的结果。在我们都在农村的时候,在我们都每天围着爹妈转的时候,在我的目光朝夕圈定着四哥身影的时候,我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四哥可能是老黄牛转世吧,要不怎么能那么吃苦耐劳而又无怨无悔呢?
说四哥就不能不说说我,由于我上学时,课程偏科偏的厉害,考大学也无望,再加上家庭经济状况也实在不好,就不想再糟蹋父母哥们的血汗钱了,高中没念完,我就打铺盖回乡种田了。但自从回乡后,理想和现实就发生了激烈的冲突。我明白了,我不仅不是考大学的料,更不是种田的料。可我还是不甘心的,就选择了自学成才的不二法门,想有朝一日跳出农门,出人投地。想归想,跳归跳,眼前的活得干啊,一干才知道,自己就是个“半拉子”,说实话,白天我干活,就是消极应付,真正脑子里想的事,还是书、书、书……
农村下地干活,是需要起早的。因为早上凉爽,能多出活。我呢,也确实是两头难以顾及,白天干活,晚上自学,在体力上和精力上难以吃的消,经常是一睡就睡到了日上三竿。有时,睡眼惺松地扛着锄头,找我们家的承包地都找不到,可见心不在焉了。这,爹倒不说什么,说学习是正事,可三哥和妹妹就很有意见了,说我是借看书学习的引子偷懒不干活,我自知理亏,也不说什么。四哥呢,更不说什么,确切点说,是从来不说什么。我干得少,他就默默地多干些,即使我们两人干活,也是他干得多,我干的少。自那时我就和四哥越来越亲近,在一起干活的时候,也总有唠不完的嗑儿。
四哥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,来上门提亲的不少,爹呢,当然是很高兴,因为我们家穷,虽然我们家兄弟几乎个个在当地出类拔粹,可爹为不耽误儿子的终身大事,自己就把给儿子娶媳妇的标准降得低而又低了,只要人家同意,不管是什么歪瓜劣枣的姑娘,见了就说好、好、好。说归说,在这件事上爹很开明,还是十分尊重四哥的意见的。记不清是哪年了,四哥经人介绍和我们农场的一位干部家庭的姑娘相亲了。相亲时,两人一见衷情。对方不嫌我家穷,就看中了四哥这个小伙,四哥同时也对她十分看好。两人在恋爱了数月后,就双双踏上了婚姻的红地毯。当时,我们整个家庭确实为此事而骄傲了一番,不象我的二哥、三哥和后来的我,都是因为家穷,也不想为父母增加沉重的经济负担,而委曲求全、降格成婚的。
四哥成家后,就搬到了总场,在牛队上班养奶牛,后又在粮食加工厂干活。我平时有空就去看四哥,这是很正常不过的事,但事情远没有想的那么简单。由于一件事的披露,我去的次数就少的多了。原来,我和我家里人去时,四哥极为讲究,每餐都有酒有肉的,弄好几个菜。当时,四哥满面笑容地赔着我们大吃大喝,我还以为四哥过得很滋润呢!后来才知道大多数、大部分的菜都是四哥四嫂从附近的小卖店赊来的。因为,四哥和四嫂所在单位的工资不能如期全额发放,平日里就上顿下顿,就着萝卡、土豆、大咸菜吃苞米面大饼子,即使这样还得从牙缝里攒,还着为了我们所造成的陈欠和新债,但四哥从来也没有说起过。去了,还依然是买酒买肉,父母和我再去时就事先带上点菜,并说理解他的难处,坚决不让他买。四哥也不解释什么,只是说一声:“你们坐着喝茶,我出去一趟,一会就回来。”回来的时候,四哥的手中多了酒和肉。一想起这些,我的心就隐隐作痛,我的四哥啊……
一个农工的命运,不能因为四哥的能干就有所好转,相反的,是雪上加霜的更困难的日子到来了。当时,农场所属的小单位纷纷倒闭,四哥顶着一个国家工人的名头,实际上却失业了。失业后的四哥,为了也一样失业的嫂子和嗷嗷待哺的侄女,干起了最苦最累,让一般人都望而生畏的活,那就是装卸火车——“小扛”(扛麻袋)。我在农村送粮的时候,偶尔扛过一回,也就扛过几袋,就觉得腰软腿颤,筋骨发麻,一动就满身是汗,那真不是人干的活啊。可我的四哥一扛就扛了几年,一扛就要扛上半天。有时为了多挣钱,包下整个车皮,就要和工友们一起在限定的时间内,成天成宿地完成几百、上千袋的工作量,这简直是在拼命了。
记得有一年春节的大年三十,天干巴巴地冷,小风不算大,但刮到脸上也象刀割一样的疼。我们离家在外的兄弟姐妹都提前回老家,坐在烧得滚烫的热炕头上,和父母团聚了,只有四哥一家还没有到。爹妈和我们兄弟姐妹都念叨着,也该回来了,也该回来了。爹和妈更是隔一会儿就出去一趟,望望四哥回家的路,看有没有四哥的身影。就这样,等啊,盼啊,盼啊,等啊,全家人在焦急中猜想着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。墙上的挂钟已“当、当”地敲响了十一下,正在大家胡思乱想的时候,只听院内传来一阵阵破旧摩托车(是四哥为了回家和打工方便,从别人手里买的要报废的黄河摩托车)的轰鸣,我脱口而出,我四哥回来了。我们一下子都涌了出去,要不是这时候他到了家里的院子,可能真的认不出他是谁了。看他身穿大羊皮袄,头上戴着皮帽子,整个的脸用围脖围着,只露出两只眼睛,整个头前结了厚厚的冰霜。后面呢,用被裹着孩子,整个孩子又捆在了他的腰上。四哥下摩托时,冻得腿脚都不太好使了,我们说,冻坏了吧,四哥说,没事!四哥随后解下了绑在车后座上的一个丝袋子,里面装的是给爹妈买的过年礼物。爹问,怎么这时候才到啊?四哥说,我们装火车装了半宿。爹意识到了什么,半是埋怨,半是心疼地说,我不告诉你了吗,早点回家过年就行啊!什么都不用买。不用再问了,为了凑够给爹妈过年买东西的钱,四哥大年三十晚上也在拼命。这时候,我们心里都很不好受,眼睛潮潮的,爹眼睛也湿湿的,妈抱着大侄女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……
命运有时是很能捉弄人的,有时,更能捉弄好人。几年前,四哥在姐夫的鼓动下,去他那里种稻田,结果弄的血本无归。前两年骑摩托车不慎摔折了腿,又花了不少的钱。干不了太重的活了,四哥也没干什么轻松的活,平时就靠四处打零工养家糊口,什么季节干什么活,什么活最挣钱干什么活。去年我回老家,四哥为了看我,放下插秧的活,连夜从外地赶了回来。席间,我看着他凌乱的头发,越来越消瘦的脸,心情很沉重。我和四哥边碰着酒杯,边唠着家常。猛然间,我发现四哥的酒量比以前大了,就问个中缘故。四哥就笑着说:“活累,喝点酒能解乏。喝的时间长了,酒量就见长了。”四哥是在笑,不过我感觉笑的很苦涩。“平时出去干活,我经常也用小瓶子装点儿酒,干不动时就啁上一口,之后就来精神了,能一直挺到晚上。”四哥慢慢道来,我的心是沉而又沉。我的四哥啊,我能说什么呢?我无能无为,帮不了什么忙,口头上的宽慰自己也觉得是苍白的、无力的。那晚,我的酒愈喝愈多,最后我喝醉了,醉得一塌糊涂。
人说,屋漏偏遭连夜雨,船破又遇顶头风。说是这么说,可多数人实际上并不能如此点儿背吧!可百分之几的背点儿就让四哥百分之百地贪上了。原指望女儿也考上了重点大学,两口子要出头的日子也指日可待了,可不幸再次降临到了四哥的头上。这是因为四嫂。四嫂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是美好的的女人,能和四哥同甘共苦、相亲相爱的女人。很久以来,我一直是把他们的婚姻当做标杆来看待的。没想到,她也没有经受住外面的诱惑,和四哥挑明了说不想再一起过苦日子了。从而,扔下父女俩,一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这事,四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瞒着我们,再苦再难一肩挑了。
苦难能把一些人打倒,同时,也能让一些人更加坚强。我相信,我的四哥,会让苦难历炼得更加坚强起来的。去年下半年,四哥买了台后面带厢的摩托车在县城出租拉客,效益还不错,就是辛苦了些,为了多挣点钱,供孩子上大学,每晚都要熬到下半夜才收车。有时,我半夜时给他打电话,他正在拉活,感觉电话那头匆匆忙忙的样子,我就长话短说,说些注意身体、注意安全之类的话。四哥还是那句话,没事!
这就是我的四哥、我亲爱的四哥、我苦难的四哥、我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四哥。 四哥,你要保重啊!

附记:自从春节到现在,我们兄弟又有几个月没有见面了,想念之情波翻浪涌,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想要写写四哥的强烈冲动。这种冲动,促使我打开电脑,指飞键响,洋洋洒洒,草就上文。草就上文的时候,已是耳充鸡鸣,一夜无眠。四哥,最后我要对你说的是,我就希望你今后没有厄运,只有好运。让厄运离你远点儿,让好运离你近点儿。你可知道,你遭遇厄运的时候,你兄弟常为了你深夜难眠,暗自神伤;你欣逢好运的时候,你兄弟就要为你纵情歌唱、举杯喝采!南无阿弥陀佛!

二00九年四月二十七日零晨四点草就

查阅用户资料

2 回复: 四 哥 于 周二 23 十月 - 12:07

祝你们都幸福快乐!Very Happy

查阅用户资料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返回页首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